其他

《陕南羌族》后记

陕南羌族  后记
我出生在一处四面环山的小山村。

四山环绕,注定我在这个世界上是一只井底之蛙。偶尔见到头顶上轰隆隆一划而过的飞机,就对那比斑鸠喜鹊老鸹麻雀还要神奇的东西生出了无限的想象,想象得如痴如呆神灵出窍物我两忘性格孤僻了。
山村很小,四面的山就显得很高很厚重,厚重得整个村子都浓缩了,一人一事,物一典,无不了如指掌;山外面的世界就显得很神秘,神秘得不由得使人产生了无限的向往,向往得眼睛大了脖子长了个子高了,行动迟缓了。
尽管如此,想象和向往增加不了见识,我还是一只井底的青蛙,孤陋寡闻,目光还是那样短浅,目之所见,耳之所闻,还是那些熟视无睹的人和事,还是那些陈芝麻烂谷子,没有新意。既然短浅的目光只能看见身边的东西,那就知天乐命,安心生活在井底吧。
井底一样的小山村静得像一潭死水,一只青蛙或一群青蛙搅不起一点儿波浪,呱呱的叫唤也就被那种静淹没了。
我生活的这块俗世的世俗生活里,没有陈规的说教,没有戒律的约束,只有呱呱呱乐此不疲的莫衷一是和各执一词,使你欲听不忍,因为早已烂熟于心,不需要再听;欲罢不能,不听这些,又能听到其他的什么呢!俗世的俗人没有最高指示,只有隐晦含蓄、避讳忌讳、言简意赅、指桑骂槐和吞吞吐吐或一泻千里、随心所欲。这就是他们的性格,这就是他们的习俗,这就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这时候我才发现,我生活的这块俗世,被山外面的人认为落后的地方,被认为早已过时的、早已淘汰的、不入流的生活里,只有挑担卖浆者流,只有怪力乱神,只有离奇古怪,只有道听途说。我耳听街谈巷语,眼看世相百态,学无恒业,久而久之,也就俗到家了,认为文化艺术和这里无缘,渐渐的,嘴里和他们一样,心里和他们一样,行为也和他们样:这块地方不过如此,隐晦含蓄,言简意赅,指桑骂槐和吞吞吐吐或一泻千里、随心所欲。日子就这样过吧。
俗人在俗世过着庸俗的生活,少言寡语,四体不勤,偏偏又不安分守己,从小养成的想象和向往也就成为一种俗气的思考,思考着上帝才应该思考的事情。
2008年5·12以后,我终于在我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找到了一些和外面有关或关系源远流长的一些东西,那就是,无论生活习俗,宗教信仰,还是故事传说,都和原先认为远在天涯实际近在咫尺的四川汶、理、茂有着惊人的相似。也终于从些史料中找到印证:我生活的这块地方的人,和陕南其他地方,特别是大山深处,五代以内的原住民,大多是羌人的后裔。
我是俗人,枉有上帝的思考,没有上帝的涵养,思考出一点儿东西就想学稗官作野史告诉世人,于是就有了这些关于陕南羌族的文字。
米兰·昆德拉在解释犹太谚语“人们一思索,上帝就发笑”时说,因为人们越思考,真理离他越远;人们越思考,人与人之间的思想距离就越远。这或许谈不上真理,和别人的思想也有很大的距离。因为,当今时代,大多数的人心里想着的,和经济与人脉有关。文化,只是一件衣裳,一面虎皮大旗,一句口头禅,或是圣旨里面的一句开场白,是穿在身上教别人看的,举在手里教别人听令的,说在嘴上教别人敬仰的,或者拿来弹压他人的,不真正拿它当一回事,当然就不会放在心里深入地想着。
我的这些文字,原本想要留住一些即将模糊或已经模糊的陕南羌民族的历史文化、生活记忆,想要对陕南羌族的历史文化起一些推广、普及作用。由于野心太大知识储备不够,免不了心高手低,做不成“史”,也做不成“记”,只做成一个“四不像”。
所以,发笑的,就不止是上帝了。
也好,有笑声比没有笑声好。
有一定的生活,不一定等于就有了知识。我只是将所了解到的身边的事物和现象加以整理,略发一孔之见而已。整理免不了凌乱,见解免不了谬误,还请大家批评指正。
这本书定名为《陕南羌族》,实际涉及的内容,只限于羌族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的宁强和略阳两县,两县中又侧重于宁强。两县以外的地方只牵涉宁、略交界处的勉县。宁、略、勉三地建制、事件在历史上纠缠不清,属地也互有隶属。
书中已经提到,陕南的文化艺术特色,就是羌族文化艺术特色。特色相同,借斑而窥全貌,就没有全面阐述各地文艺特色的必要了。

限于学识、眼光和游历,难免挂一漏万和错讹。在整理过程,上卷第三章第五节参考了周毓华《白石·释比与羌族》,下卷第二章参考了王继胜、王明新、王李云《陕南端公》,其它章节参考了《陕西理工学院学报》、《阿坝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等一些学术刊物,在此向作者和编者表示感谢。
汉中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为此书申报项目,积极奔走,促成此书问世,每当想起,不胜感激。
书中部分照片由张鑫仁、刘彦庆、王明新、马瑞萍、王晋成、杨汉青、白玉超、黎德华、郝明森、马建明、牟君诚、郑廷月等人拍摄提供。张鑫仁、刘彦庆热心羌族文化,数度深入陕南羌区拍摄,历尽辛劳;剪纸作品由苏德泉、兰云英提供,剪刀和手指间流淌着勤劳和智慧。在此向他们的辛勤劳动表示谢意。陕西省文化厅、陕西省非遗处、汉中市文化广电局、宁强县宣传文化中心、宁强县羌族文化研究学会在此书的成书过程给予极大的支持和帮助。刘彦庆、唐光中、段继刚等人力推庶务,在百忙中通读全书稿,提出了宝贵的修改意见。特别是学兄冯岁平,参与审稿,提出了指导性的建议,对最后的定稿大有裨益,在此一并致意。

二〇一一年

小飞
没有人可以左右你的人生,只是很多时候我们需要多一些勇气,去坚定自己的选择。
查看“小飞”的所有文章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