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馆

松鼠艺术家

松鼠病

​松鼠病是抵抗断舍离病的一种治疗手段,保存和丢弃是两种极端,我也经常在这两极之间震荡,我非常喜欢说这种震荡,这个震幅,就是创作的历程。

咖啡爱好者

如果说我是一个咖啡爱好者,你脑中会不会浮现出一个人选豆子,烘豆子,磨豆子,然后冲豆子,这个就是我和一个咖啡师聊到的她对“咖啡爱好者”的“标签”。

我之前说的“深度”和“广度”都是一种选择,我比较喜欢多样性,所以我选择广度,咖啡也是如此。

速溶咖啡

速溶咖啡算是咖啡鄙视链的最下层了,他们的鄙视链一般是现磨最高,手工最高,有时候我对这种太学术的体系嗤之以鼻,我还写过相关的搞笑的。

速溶咖啡通常算是食品工业偏工业的那部分(现在的东西都逃不了工业),可以类比水果和水果罐头。

但是砖业的咖啡师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食物是一种体验,这种体验并非来自于存粹的食材和烹饪方法,而来自于经历,在哪喝,和谁喝。

就我的记忆中,咖啡是和果珍那一波的,对于没见过世面的我来说首先就觉得瓶子设计要“高大上”一点,其实这种高大上的感觉只是因为新鲜,当时传统的国产设计显得有点“土”。

喝速溶咖啡对于我来说是带有叛逆点的成年人饮料,从小对于咖啡好奇的我被大人说苦,睡不着之类,但是另一边又给我多喝茶,我个人十分不喜欢喝水还要滤茶叶的体验。

所以后来我喝咖啡,我爸还要随时唠叨几句,所以速溶咖啡给我有这一番情节。

冻干咖啡

冻干咖啡的代表因该就是三顿半了,我首先在播客里面听到它的“发家史”,我第一次体验冻干咖啡还是它和另一个插画师做的联名,正好在悠方有展,当时现场好像卖光了,我就淘宝买的一套。

除了有点贵之外,我对这个品牌还是很有好感的,类似于贝纳颂那种有文化属性的,我喜欢冻干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太方便了,冷热水,牛奶随便冲,所以出差我基本选择买这个了,当然我的同事还是喝不惯这种纯咖啡。

也许是想参加三顿半的回收计划,我就准备把喝的壳子存起来,甚至还把壳子从之前出差的重庆背回来。

正好我之前用来兑显影液的5L桶派上用场了,最近工作上比较忙,或许会全国各地跑,在那些地方喝点三顿半载把壳子带回来,或许会凑成一个中国行哈哈哈,虽然有点广告的感觉,不会确实是真实的体验,再烦闷的工作中注入一丝激励。

这只是松鼠艺术家系列之一,我还继续探索在平凡甚至无聊的生活中积累一点生气。

分享到:

小飞
没有人可以左右你的人生,只是很多时候我们需要多一些勇气,去坚定自己的选择。
查看“小飞”的所有文章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